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六合天机诗 > 取所有发音 >

名字不能乱取?歪果仁取名也暗藏玄机

  本文为网易科学专稿,“科学人”是网易科学旗下深度原创类栏目。投稿请联系:

  姓名是每个人最容易识别的标签,认识某个人首先就得知道他或她的名字。但实际上,名字并非简单的代号,它的真正内涵会暴露出某个人的许多秘密,甚至影响人一生的命运,决不能乱取。不信的话,看看外国人如何给孩子起名。

  当雷蒙德居奇(Raymond Judge)与罗萨米卡莱福(Rosa Micallef)迎接他们的儿子伊戈尔(Igor)出生时,我们似乎已经可以猜出这个孩子未来所从事的职业——法官。因为“Judge”在英文中还有法官的意思,而“Micallef”在阿拉伯语也是法官的派生词。事实也的确如此,伊戈尔最终成为了英国首席官。

  我们的名字能够决定自己的命运吗?虽然很多时候我们可以将某人的名字与命运归结为巧合,但令人惊讶的是,最新研究显示,它们之间的确存在某种诡异的联系。名字不仅可以影响我们在学校的行为、我们的工作前景,甚至还能赢响我们的声望。我们的姓氏甚至能够提供有关体型和职业的线索。

  这种现象背后存在科学依据,因为我们总是潜意识地想起与名字有关的词汇,并利用它们提醒我们。这就是所谓的“内隐自大(implicit egotism)”理论,它可以解释何为名为丹尼斯(Dennis)人更有可能成为牙医的原因,因为“Dennis”在英文中本就有牙医的意思。

  此外,我们的名字也会影响其他人如何看待我们。2013年时,英国专栏作家卡蒂霍普金斯(Katie Hopkins)承认,她的确将孩子的名字与它们的社会经济背景联系起来。霍普金斯说,她喜欢那些老式的维多利亚时代的名字,还有起源自拉丁或希腊的名字,她喜欢有这些名字的孩子作为自己孩子的玩伴。

  尽管霍普金斯的做法引起许多人的愤怒,但大量研究显示,这种习惯的存在可能远比我们想象得更加普遍。美国西北大学政策研究所主任大卫费格里奥(David Figlio)曾进行过多项针对名字影响人类命运的研究。他首先研究了人们的名字与其主人所属阶级或非洲裔美国人背景之间的关系。他发现,有“isha”后缀名字的人,往往家庭较为困难。

  接着,费格里奥又对兄弟姐妹的名字进行对比,比如工人阶级名字或中产阶级名字。他发现,与拥有听起来更像中产阶级名字的胞亲相比,拥有听起来像工人阶级名字的人在学校表现更糟糕。费格里奥解释称:“这不仅是因为工人阶级家庭往往给孩子取听起来像工人阶级的名字,还因为父母对孩子的社会期望与工人阶级的内涵相一致。”

  这种影响还可扩散到教育之外的领域。从2008年到2014年,乔治克拉克(Gregory Clark)针对牛津大学的1.4万名学生的名字进行研究。他发现,取名埃莉诺(Eleanor)的学生是取普通名字学生的3倍,其他比较受欢迎的名字还包括彼得(Peter)、西蒙(Simon)、安娜(Anna)以及凯瑟琳(Katherine)。而取名谢恩(Shane)、香浓(Shannon)、佩奇(Paige)以及捷德(Jade)的人最少,取名捷德的学生还不到普通人名的1/30。

  除了课堂外,我们的生活也会受到名字的影响,特别是你周围的人如何读你的名字。有研究显示,老师错误读出学生名字的发音通常被学生视为“种族攻击”。这项研究是对49名成年人进行抽样调查得出的,这些人多数是亚裔美国人,过去都有过上述经历。很多人在学校碰到过与名字有关的“种族攻击”,包括老师错误发音,某些情况下这令人感到受到孤立,感到焦虑。

  费格里奥称,这种影响甚至可持续到成年生活中。普林斯顿大学研究人员曾在纽约招募不同族裔的年轻男性(白人、黑人、拉丁裔),他们的学历、身高、外表、口才、人际交往能力都非常接近,同时他们还接受了专门的培训保证他们在面试时的风格和表现也相仿。

  这些受试者分别向波士顿和芝加哥的报纸广告上投出简历,半数人的名字听起来很像白人,比如艾米丽沃尔什(Emily Walsh)和格雷格贝克(Greg Baker)等。另一半人听起来更像是非洲裔美国人,比如拉吉莎华盛顿(Lakisha Washington)与贾马尔琼斯(Jamal Jones)等。研究人员记录下这些人获得的面试机会,发现艾米丽和格雷格的面试机会比拉吉莎和贾马尔多一倍。

  除了隐含的种族歧视和阶级偏见外,我们名字的随机发音也可能有特定含义。比如由于由于舌头发音不同,莫莉(Molly)与凯蒂(Katie)的发音会产生不同的感官效果。这可能是因为我们将某些特定字母和单词赋予了特别的口型。加拿大研究显示,当被问及特定的名字是否让受试者想起特定的口型时,结果非常明显。

  正如以前的研究显示,含有字母“B”和“U”的名字,通常让人与圆润联系起来,而含有“K”和“I”等字母则显得比较尖锐。听起来比较圆润的名字诸如利奥(Leo)、莫莉、内森(Nathan)以及萨曼塔(Samantha)等,而蒂亚(Tia)、基拉(Kira)、凯蒂(Katie)等则听起来更加尖锐。研究人员发现,听起来发音圆润的名字更像女性,而尖锐发音更像男性,这意味着名字与性别之间存在关系。

  此外,名字也与个性类型相关。圆润名字的人通常性格容易被人接受、随和、开放、友好、有趣以及内向。而尖锐名字的人则更具攻击性,容易愤怒、急躁,喜欢讽刺人等。研究人员发现,我们倾向于将我们对认识的人的看法叠加到与他们名字相同的人身上。在32名受试者中,24人承认在研究期间出现类似的关联影响,这本身可能就是个重要发现。

  最后,让我们在研究下姓氏的问题,以及其所代表的血统含义。研究人员最近对由Y染色体决定的姓氏进行了测试,这种染色体通常只由父亲传给儿子。研究人员对西班牙、英国以及爱尔兰的发现进行了对比。结果显示,在西班牙和英国,拥有同样姓氏的人很可能拥有共同的祖先。

  在英国,被5000人以上分享的姓氏,分享共同祖先的几率为零。但在爱尔兰,即使较为常见的姓氏也会分享共同的Y染色体。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是爱尔兰人口较少所致,也可能是其与英国和西班牙有着不同的历史和人口结构的原因。

  我们的姓氏还可泄露我们的体质,这显示我们可能继承了来自祖先的体型,因为古代很多人通常以职业为自己的姓氏。研究人员询问了200多名姓泰勒(Tailor)或史密斯(Smith)的人的年龄、体重以及身高,还有他们的力量和耐力能力。此外,他们还筛选了英国、澳大利亚以及德国田径协会过去1年多田径比赛的男子排名。

  结果显示,与姓史密斯的人相比,姓泰勒的人身高更矮、体重更轻、身材更苗条。姓史密斯的人往往更适合力量型职业和体育运动,在力量方面更有优势,而姓泰勒的人在耐力方面更强。

  无论你出生时姓什么,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学会处理它。费格里奥的研究显示,拥有女孩名字的男孩通常比拥有典型男孩名字的男孩共容易陷入烦中,尤其是当班级中拥有相同姓名的女生时,这种差异会特别明显。

  我们的名字在如此小的时候就开始影响我们的命运,这特别引人关注,也日益成为更受认可的问题。My Name, My Identity等此类活动,都在努力提高人们对名字重要性的认识。当然,并非只有普通人有名字困扰,这种情况也出现在许多名人身上,比如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的中间名是侯赛因(Hussein),这曾让他被误认为是穆斯林,险些阻挠其成为美国总统。奥巴马曾戏言:“我从某人处继承了中间名字,显然那个人没想到我会竞选美国总统。”(小小)

http://miraclemms.com/qusuoyoufayin/196.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6-07??【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